小揪揪揪咪

想日岳明辉

卜岳洋岳《得不到》十

欢迎提意见,都听

――
凡子大灰狼出手啦    洋哥对不起,我向这篇文里的你道歉

――――――――――――――

“如果我说我把你们带这里是为了救你们呢”

卜凡深望着他垂下的睫,望的人脸颊染上薄红,随后笑着递给岳明辉一叠照片


岳明辉接住只看了一眼便大惊失色,照片上被火海与枪支包围的那栋洋楼,是李振洋和自己的家。


那些刺眼的火舌隔着照片也狠狠烫了岳明辉一下,他红了眼一把扼住卜凡脖颈


“你!!”


气急攻心的人并没有多大力气,卜凡脸色都没变一下,轻轻耸了耸肩

“怎么还血口喷人呢宝贝,我脸上是写着凶手两个字还是咋的”


闻言岳明辉手劲松了点,不过依然没有放开,死捧着心里最后一丝镇定开口,

“那洋洋……有没有事”

然后他听见卜凡一声轻蔑的笑


“被四个区同时调重军突袭,你觉得呢?”


话刚出口卜凡便觉得自己领口一松,岳明辉瞪着红红的眼睛后退几下栽在地上。


像只被猎枪逼到尽路的兔子,绝望又哀怨


怀里灵超被震了下,捂着晕乎乎的脑袋渐渐醒转过来,刚清明了视线就被岳明辉突然落下的大滴眼泪砸的一懵。

岳妈妈,你怎么了


看着自己心尖尖上的人为了他的爱人失魂落魄的模样,卜凡转扳指的手顿了一下


“李振洋要是有那能耐坚持到现在不被打成筛子,我或许可以看你面子上帮他。”


灵超和岳明辉同时看过来,一个疑惑,一个震惊


“你……我……”这关键时候岳明辉竟说不出话来,又或许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只能拿一双含着眼泪与希翼的眸子盯救世主一样盯着那个男人。


卜凡说到做到,给了旁边那群守门的一个眼色,几人立马动身去拨人马准备出发。


――――――――――――


下午,卜凡收到两条消息:“卐、滼、禹、亓四区与李振洋统领的B区交战一夜,伤亡惨重,被我区轻松清缴,B区情况亦不容乐观。”下面是一张李振洋后腿中枪姿势扭曲跪倒在地的背影。


那是徐圣恩刚看见正在带着余下部下在火海中疯狂找岳明辉和灵超的李振洋时,想起凡哥叮嘱,先躲在暗处偷袭了李振洋几枪。谁曾想那厮带着一身伤口还灵活的要命,一枪没中自己还差点被发现,只能调转火力崩了他几名部下。


几边火力都冲着B区,最后李振洋体力不支倒了下去,收到指令来“救”他的徐圣恩朝他腿上几个重要部位补了几枪才把人抬去治这根本已经无可挽回的伤。


卜凡给岳明辉看了徐圣恩发来的医生拼命救治李振洋现场的视频,那画面让岳明辉一生难忘


伸进李振洋皮肉中移动着取子弹的镊子,一张张覆上就被染红的纱布,触目惊心到造成医生缝合困难的伤口,止不住的血与爱人痛苦的脸……


岳明辉死死掐着自己的手,没有指甲的指尖却生生划破细薄的皮肤,血和泪都积在手背上,几秒便破堤淌出去融进了地毯。


卜凡察觉他的异样,收起手机,轻轻将哭的一脸狼狈的岳明辉拥入自己怀里,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安慰,连身上温度都是温柔的


可这样的卜凡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岳明辉无措

    

    我之前说的是看在你面子上救的李振洋是吧

        ……


      我做到了,既然如此,那我们,算什么呢




       ……卜先生以后若是有什么……



      别扯这些,也别躲,你知道我要什么



       ……



       你记住,现在,这一刻,你和李振洋就是陌生人了

        这不可能!

        忘记他,也不准为他有任何情绪



         不……我做不到


         做得到,我就治了他的伤再护送他回去,做不到,现在我就撤了我的所有手下留他一个人带着那些伤独自痛苦。相信我,没有我的人他一定熬不过今晚


         不要!不要!别留他一个人!别放弃他……



          那就是答应了



          ……


          记住刚刚的条件,违背一次,他就会痛苦一次


          ……

   

       卜凡心满意足圈着怀里终于安分下来的身子,用手拭去岳明辉脸上的泪,低头吻住他肖想了许久的唇。那人哭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嫩软的小舌战栗着往后缩,左躲右躲,终究逃不过被衔住品尝的命运……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评论(1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