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揪揪揪咪

想日岳明辉

(洋岳 卜岳)得不到

黑帮老大凡     黑帮老大洋    医生岳以及他的表弟灵超鹅
ABO     卜岳    洋岳都有
不喜勿喷,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卜先生,好了。”

“这几天最好少下床活动,伤口千万别碰水啊。”

扎着小揪揪的年轻医生边絮絮叨叨的叮嘱边摘下沾了些许血污的白手套放在瓷盘里,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床上斜靠着的男人。即使是面对有着恶霸外形身上带的还是枪伤的卜凡岳明辉语气里也是充满了平时他对病人惯有的温柔于耐心。

卜凡盯着端住杯子白皙纤细的手出神一秒,然后故作艰难的动动肩,

“疼。”

无奈的岳明辉只好小心翼翼避开卜凡肩头的伤口轻轻扶着他背,把杯口抵在人唇边,稍微倾斜,再缓缓倒进去。

喉结滚动,一半因为灌进喉咙里的水,一半是因为近在咫尺的温热身子。

岳明辉一动,淡淡的栀子花香就扑在卜凡的鼻尖,小巧柔软还泛着粉色的指头时而不经意碰到男人桃心型的唇瓣,像小猫爪子,挠的人心怪痒的。

“好了,我得去学校接我弟,今天先这样吧,明天这个时候我来给你换药。”喂完水岳明辉便起身把桌上一堆东西收进随身医药箱,解开白大褂,拿起外套急匆匆出了门。

卜凡一言不发望着他高瘦的背影和因为较快的步伐上下晃动的小揪揪。

即使刚喝过水他还是觉得口渴的厉害。

罕见的发呆了一会,他才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

半小时不到小鬼徐圣恩提着枪风风火火踹开门,夸张的大嚷“老大我们来救你了!”

“少给老子演,就你们这不靠谱程度,今天上午要在场,咱帮一个上午得凉仨。”

卜凡瞧着没心没肺的两货气不打一处来,语气满满的恨铁不成钢,“妈的杂碎,挑老子发烧下手!”

小鬼这才看见屋子里零碎的血迹,心里顿时一惊,些许怒火窜上来,“不是,凡哥,你真伤了啊?!”

徐圣恩见状,脸上玩笑的表情也收了下去,“东城那些人是真不要命了?!”

“不,不是他们,东城区那伙怂人干不出这种事。”卜凡用指腹磨砂着围了自己一圈的纱布,逐渐的清晰思路忽然混进些有的没的,“我要在这待几天。”

小鬼徐圣恩闻言睁大眼睛,“你疯了!这里是B区李振洋的地盘,他可不是个怕事的,况且你还受着伤。”

“不怕事怎么了,总不会趁我伤着叫人半夜给我一枪吧。”

“呵,你要没受伤谁敢近你身,不趁对手虚弱之际赶紧出手弄死不然还等你养好伤再凑上来找虐?!”

小鬼一看他一脸相信人间有真情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凡哥你挨的枪子莫不是打进脑袋了!”

一旁徐圣恩见整个人散发着温柔/(划掉)和平时攻击性极强的大A气场完全不同的赤鬼帮老大卜凡,脑子里不禁飘进了一些荒唐的猜测,

“老大莫不是被B区哪个小妖精迷惑了双眼,这会在思春呢。”


第一次画这个,觉得好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