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揪揪揪咪

想日岳明辉

卜岳 洋岳 《得不到》八

(失踪的无人问津人口回归)
黑帮老大凡   以及洋   医生岳岳和表弟灵超鹅
欢迎提意见,都会听

tag打的不对就说我会改的

这张卜岳洋岳都有就都打了,介意我就改

卜凡随意摆弄了下手中的酒杯,玻璃在灯下反射出璀璨的光,整个大堂被装入其中,以及他的兔子。

岳明辉被光晃了下,抬头却突然和卜凡阴戾的眼睛对上,连忙移开脸塞了块苹果在口中咀嚼掩饰自己的慌乱。

润红的薄唇在眼前张张合合,缓慢的咀嚼牵动着整个脑袋微微颤动,男人不由得想到这张嘴里被强制含着除食物之外东西的样子。

对,强制

他一定会难受的眯着眼,会呜呜咽咽的拒绝但是并不会有任何效果,反而要因此受到更过分的对待。

想想真是诱人呢……
――――――

宴会接近尾声,李振洋有事要办,临出发前亲自把岳明辉送回了家,豪宅门口里里外外加派了不少看管,戒备极其森严。

岳明辉给他的洋洋套衣服时打趣,“这么多人,你是怕外人进来还是怕我出去呐我问你。”

李振洋突然环住他亲一口,鼻尖蹭上岳明辉柔软的脸颊

“都怕。”

“诶我去还亲呢,别耽搁时间啦,快去快回。”

长款风衣带着阵风儿消失在门口,岳岳看着手上戒指,忽然笑了笑。

过会想到了什么,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点开微信,划到备注“小灵超儿”界面

果不其然一堆语音还夹了几个小视频

他点开其中一个,绚丽灯光和超大声节奏乐直接闪痛岳明辉的老眼,宛如蹦迪现场,这几个皮孩子真是……

“岳岳妈妈我穿这个帅不帅!”

“来来来滋博茂桐给我岳哥打个招呼!”

“黑夜,吞噬,侵占无我~”

90后老年人看着镜头里几个衬衫扣儿开到胸膛的00后,觉得眼皮子刺挠的慌,赶紧发语音怒逼灵超扣上扣子,不然回家挨打,当然不是他打,这种残酷的事情自然是交给大洋哥完成的。

“叮咚――”

又来了一条小视频,灵超在手机里摇头晃脑扮鬼脸,嘴上说着不扣不扣略略略,反而一角刚刚成年的娄滋博乖乖扣到了脖子,认真且乖巧的对着镜头笑。

“你看人家滋博多乖!回来不想被你洋哥教育就听话小灵超儿。”

岳明辉又发了条过去

灵超听了嗤之以鼻,鄙夷望着娄滋博“是谁第一个这样穿的?!”

娄滋博紧紧刚系上的领带,一脸刚正不阿

“是我的错,我不该带坏未成年。”
然后被踹了一脚

“滚开,嘲笑我年纪小是吧!”

骂完就抓着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岳妈妈你要来接我”

“行,等我洗个澡啊。”

―――――

介于上次迷路事件,岳明辉这回专门带上了木子洋平时常用的司机,详细问了娄滋博家地址再挑了一条最近却安全的路段才出发。

还没走近远远就看见路边显眼的三个高高的小孩儿,岳明辉下车第一件事就给灵超身上套了个外套,打量一下他全身又问

“你校服呢”

“额,这儿!”

一旁走神的娄滋博把手中袋子递到岳明辉眼下,他愣了愣,满脸笑意接住了。

面前刚洗完澡只一身白卫衣牛仔裤的岳明辉和下午自己见到的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可不一样。

他身上的香水味也变成了omega原本的清新栀子味,整个人看起来香软软十分好抱的样子。

然而灵超已经做了这件事,他整个人扎进岳明辉怀里,毛茸茸脑袋在他脖间深嗅着乱拱。

“岳妈妈你好香。”

“哎哟你起来,一身果酒味儿。”

娄滋博闻言赶紧上手帮忙拉开了灵超,得到岳明辉一个感激的点头,和灵超狐疑的一瞪。

刚上车灵超就飞快把岳明辉也拉了进去,速度快的生怕别人要抢似的。

――你可是我洋哥的人

车子发动了好一会娄滋博才转身进屋,好友高茂桐在门前一脸凝重拍着他的肩

“哥们儿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爱吸汽车尾气这破毛病。”

啊啊对不起这么久没更
主要是自己文笔不行,脑洞总枯竭
可能凡子和洋洋,一个得人一个得心。




卜岳洋岳(得不到)七

老大洋老大凡和医生岳与表弟灵超鹅

卜岳洋岳all岳
不知道teg打的妥不妥emm
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关于卜岳洋岳teg  每章那个戏份多一点就打哪个。

――――――――――

带着薄茧的宽大手掌几乎笼罩住岳明辉毛茸茸的半边脑袋,纵使感受到眼下人逐渐涨红的脸色和没停过的轻微抗拒也没松手。

耳尖传来的温热触感让岳明辉一阵慌乱,他一个没被标记的omega在这么个地方遇到卜凡这种极具攻击性的ALPHA真的很让人绝望。

本以为自己救过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可上来就摸耳朵是什么操作!

想躲怕动作大了惹怒了他,到时大A一个生气信息素狂飙他恐怕会当场发情。

“他没标记你?”

“啊?”

岳明辉被问的一懵,随即反应过来那个“他”是指李振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干巴巴解释


“洋洋他忙……”

“卜先生管的是不是有点宽了!”



远处一道冷冽的声音打破了两人周围逐渐暧昧的气场,瞬间有了底气的岳明辉趁机一个使劲从卜凡禁锢下钻出来。


不敢对上此刻李振洋阴郁的眼神,岳明辉低着头小跑过去拉他的手,强忍着让自己浑身发热迷迭香味,湿漉漉的指尖轻轻磨蹭着李振洋的掌心软绵绵的示好


“洋洋我错啦,下次我一定不迷路再让你担心了~”

“哼!”不好哄的大猫从鼻子里发出一身冷哼,大掌反扣住兔子细瘦的手腕,宣示主权般落下一吻,然后看都不看一眼卜凡就搂着人走了。


身后的卜凡仅是笑笑,便步伐从容的进了不远处的电梯。


宴会已经开始,管家把李振洋岳明辉领到了靠墙主宾位,看着对面正和秦女士瞎侃的卜凡,岳明辉坐下的动作变得有些僵硬。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李振洋在旁边就像管镇定剂,再加上手指被他抓着悄悄套了个戒指吸引去了自己大部分注意力。


岳明辉一向不爱戴首饰,李振洋正好相反,出门就喜欢在身上搞一堆配件,主要他弄上那些还贼好看。

――――――――――


以前岳明辉边给李振洋系领带边打趣说我的洋洋不去当模特可惜了。彼时少年眼里的眷念还没有那么肆意,只克制的提了把棕色的小揪揪回了句

要有下辈子咱俩就组团做明星,走哪都是一阵尖叫那种。

‘那不行,俩人团太寒酸,得再找两个’


李振洋撇撇嘴

‘和我组最少也得一米八往上走,一米九也成。’


岳明辉白眼一翻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还。”

――――――――



见李振洋难得笑的那么温柔(虽然只是对岳明辉)加上是秦姐的好日子,桌上气氛也轻松不少。


岳明辉安静咀嚼着李振洋夹过来的食物,虽然大部分是自己处理好再夹回去,也没有一丝不耐。


沾了芥末酱的生鱼片递到嘴边,岳明辉头也不抬张口咬下去,然后被呛到咳嗽狠狠在桌下踢了李振洋一脚。


“宝宝就不能对你男人轻点!”


嗔怒的眼神与嫣红的嘴唇   眼尾被激出的泪花和猛颤的睫毛


李振洋有些后悔让自己宝贝这勾人模样落入旁人眼中。


可是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卜凡举起酒杯,咽进喉咙的是从看见兔子起就暗涌的欲望。



对着一切浑然不觉的岳明辉依旧对着李振洋的讨扰眯眼笑出月牙状,怕笑得太过影响形象甚至还张口咬住自己泛粉的指关节……


该死!


李振洋和卜凡脑内同时闪过一句话――

卜岳,洋岳(得不到)六


老大凡   老大洋  医生岳和表弟灵超鹅
洋岳   卜岳   all岳

这章有肉渣,结尾有凡子,这章以后凡子戏份会多起来

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如果当初没那么多鸟事,我和岳的孩子怕都生了两个了――

――――

感受到身后拥着自己的人在走神,岳明辉左动右动。最后拨开肩上的手,扭头吧唧一下亲木子洋脸颊上,还刻意在这大洁癖脸上留了个口水印子。

这下木子洋终于回神了,撸袖子就把人按沙发上
作势要亲下去,被举了半个月铁还是柔软的有力兔爪死抱住手臂

“真以为我不敢干你?!”

说完隔着西裤冲岳明辉大腿根用力顶了顶胯,引出身下人一声变调的惊叫。

“呃 啊,我错了,我错了洋洋!”

糯糯的声音像兑了蜜的牛奶,本来就粉粉的耳尖被李振洋直勾勾视线盯得发红,还渐渐向岳明辉白皙的脸上蔓延着,偏偏这人还不自知的嘟囔,
“亲你还生气……”

李振洋……

操你妈的宴会,谁爱去谁去

岳明辉见李振洋眼神不对,挣扎着要起身,手刚抬起就被牢牢按下去,俩人逐渐缩小的距离和不断升高的体温让他感到一阵恐慌。

气氛一时暧昧非常

正当李振洋手伸向岳明辉领带想一把扯下来时,电话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洋哥,秦姐派来的车到了。”

“……”

电话被岳明辉一把抢过

“诶好我们马上就出来。”

然后迅速掐断,整理下自己衣服就自顾自冲出去,留下李振洋在原地闷了一肚子火没处发。

“唉这个岳明辉真的是……”

出了大门岳明辉还心有余悸,正开车准备进去的陆定昊见他一脸潮红与慌张忙问岳哥怎么了。

岳明辉顺顺气摆手说没事,然后让他打开车门,

“岳哥,你不和洋哥坐一辆吗?”

“洋洋有事要耽搁,我们先去接灵超,他快放学了。”

废话,再坐一辆车李振洋不得在路上把他吞了!

“好吧,那坐稳咯岳哥。”

抱着“这俩人不会吵架了吧”想法,陆定昊给李振洋发了岳哥在自己车上不用担心的信息就驱车赶往市区。

岳明辉平时很健谈,一路上和陆定昊瞎扯了不少事情,可明明比人大不了几岁却硬想让人当自己干儿子,小芙表示想打人。

到了高中门口,还没下车,岳明辉一眼看见熙熙攘攘人群中最扎眼的灵超,身边还有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

“岳岳妈妈,陆哥,这是我朋友,小娄,娄滋博。”

“这是我的岳岳妈妈,这是陆定昊哥哥。”

岳明辉陆定昊闻言都冲娄滋博笑笑

娄滋博上下打量岳明辉,有点愣头,“这是你……妈妈?”

岳明辉赶紧摇头,“咳你别听这皮孩子乱叫,我可是纯爷们!叫我岳哥就好了。”

“那么温柔,跟妈也没区别……”
灵超低声

岳明辉无奈又不好意思的向娄滋博笑笑,虎牙露出来,狠晃了下少年心。

“小娄今天生日在家办party,我可以去吗岳妈妈。”

灵超拽岳岳衣袖撒娇的样子即使很养眼还是看得直男娄滋博一阵嫌弃,岳明辉最招架不住他这样了,想着晚上宴会本来也不适合灵超这种小孩子,不如让他和同龄人好好玩一下就直接答应了。

不过出于担心两孩子安全,岳明辉坚持送他们回家,一来二去耽搁不少时间。

李振洋打了好几次电话才堪堪赶到秦家门口,体谅陆定昊开车比较久体力消耗大,岳明辉让他先进去,自己一个人去巨大的地下车库停车。

陆定昊觉得以岳明辉智商应该不会有危险就放心的进去找李振洋了。

可他忘了岳明辉一个巨大的特性――――路痴

这不,刚下车走了几步,岳明辉就懵了

左转?不对……右转?也不对……直走?……啊这里好像刚刚来过……

车库灯光再明亮,也照不清岳明辉心里的路

“迷路了不知道给李振洋打电话?”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岳明辉一惊,如果他脑袋上有兔耳朵这时一定会猛的竖起来,他顺了顺气才转过去

“卜先生,你什么时候在的?”

“你已经从这里走过去三次了。”

低沉的声线配上骇人的气场在安静不是很透风的车库给岳明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还有卜凡刚提到李振洋名字时眼里毫不掩饰的杀意让人战栗,但他依然强装着镇定。

“我,呃……有点路痴。”像是掩饰自己慌乱,岳明辉逼自己对他笑了笑。

然后被捏住了耳尖。


卜岳洋岳(得不到) 五

https://shimo.im/docs/KO2vIpMFavsqUqu1 点击链接查看「我也不知道敏感词是什么很绝望」,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啊好难搞,还没开车就被屏蔽这么多次,评论有链接。

(卜岳 洋岳) 得不到 (四)

老大凡   老大洋   医生岳和表弟超
洋岳  卜岳   ABO
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第二天中午,岳明辉准时到了那栋居民楼,开门却不见人,房间里也没有留下任何之前的痕迹,像从来没人来过一样。

岳明辉一拍脑袋怨自己糊涂,卜凡是谁!赤鬼帮老大,受伤身边还缺照顾的?

把门带上就准备回去,却被楼梯口立着的高大人影吓的一颤,

“我说你吃饱了没事站那干嘛,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呐!”

他穿着一身黑风衣,脖子上一如既往套个花哨的丝巾,旁人上身很难不显庸俗感的东西在他修长身型演绎下却别有一番风味。

可现在眼前的李振洋和往常岳明辉眼里随时骚气满满的形象可不太一样。

握枪的手背部皮肤上青筋微微突起,还在小幅度的颤抖,漆黑的瞳孔定定望着岳明辉

“你什么时候和卜凡认识的?”

“额,这……我跟他不熟,就昨天碰巧看见他受伤,就给他处理了下伤口。”

即使分开了两年,面对生起气来的李振洋,岳明辉还是抑制不住的怂 。

小声的解释,语气连带着几分心虚,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明明这么多年俩人从来没真正在一起过。

“卜凡什么人?!要你去救!还敢把人带我地盘来,你是不知道混这道的人和事多复杂是不是?!”

“不是……洋洋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从现在开始不许跟他有任何接触,B区以外的都不行!”

李振洋见岳明辉还支支吾吾解释想到今早一些事情心里更来气,直接一把抢过人手上医药箱扔给陆定昊

“烧了。”

“不是李振洋你发什么疯!”

这下岳明辉也急了,伸手去夺那个医药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拦腰抱住,还向里拖了拖。

“怎么,被卜凡碰过的就舍不得扔?”李振洋死扣着岳明辉细瘦的腰,厌世脸一冷下来比平时更多了几分攻击性。

被禁锢着敏感部位的岳明辉动作顿了顿,手肘使劲抵了下木子洋坚硬的腹肌,

“我是医生这些东西当然重要,跟卜凡没一点关系,再说胡话我可就生气了啊。”

意识到李振洋生气缘由是吃醋,岳明辉松了口气,心里还是把人咒骂几百遍。

两年前我问你要不要在一起你搁那装聋子,老子气的去英国待了两年,期间也不知道打个电话问问,现在知道急了吼,那帮小姑娘说得真对,你果然是个大猪蹄子!

李振洋自然不知道此时岳明辉心里想的什么,他低头只看见心爱的人柔软的发顶和小揪揪,随着微小动作时不时蹭上自己脖颈,还带着一股香气。

昨天家仆告诉他岳明辉换下的衣服上有些血迹,想着医生身上带点血迹正常,随口说让下人拿去扔了就好,结果过会又过来说发现血迹里混着一股Alpha的味道。

检验结果还显示是海盐味,听到这消息,正拿着文件签字的李振洋直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实木桌子。

整个221市有海盐味信息素的就只有一个人。

“卜凡。”

李振洋咬牙切齿的抽出本来已经签好的那份合作合同撕了个粉碎。

黑着脸站窗边打算等岳明辉下班再质问他,过会又找人把b区监控调了个遍,看见显示器上岳明辉拖着浑身没劲的卜凡进居民楼的画面时,他拿起桌上枪没有丝毫犹豫的冲了出去。

(卜岳 洋岳)得不到(三)


黑帮老大凡    黑帮老大洋    医生岳以及他的表弟灵超鹅
卜岳  洋岳都有   ABO
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所以刚刚是你开的枪?”

岳明辉好半天才从李振洋怀里钻出来,面色复杂的发问“那可是你的人……”

“只有你是我的人。”

李振洋又重新把人捞到怀里,挑着眼尾看岳明辉

这痞里痞气的样子把岳明辉看的老脸一红,踢了人腿肚子一脚,“谁跟你扯这些!我说正经事呢。”

“说你是我的人哪里不正经了?”猫脸一下子垮下来,撅着嘴控诉兔子的薄情寡义,你发情期可不是这样的哼(ノ=Д=)ノ┻━┻,“那是早前抓的一个卧底,本来就打算处决的。”

“噢。”

照李振洋这事儿逼的行事风格,想除掉他的对家想尽办法在他身边安插点卧底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只不过从来都是不到半个月就会被揪出来,传说中全界最懒老大可不是字面上那么回事,抓人平乱一搞一个准,懒不过是面对岳明辉时才体现出来的二重人格罢了。

不过岳明辉突然想起几个小时前他在b区边界救下的卜凡,正想跟李振洋提一下这事,

“DAlaladadaladaladadaladala~”

“喂,诶超儿~哥错了,你在校门口再等会儿,饿了就先去旁边711买点吃的,我这就过来啊。”

挂掉电话,岳明辉火急火燎拉着李振洋跑向路边那辆SUV,

“完了超儿都放学十多分钟了,今天你开车!可气死我了你。”

天快黑了,各区都缓缓热闹起来,暖黄的路灯混着夕阳余晖打在西城小医生左侧脸上,纤长睫毛被光晃的轻轻扑闪几下,像西方神话故事里走出的天使乌列儿,可他又那么温柔。

你要暖一点,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要暖一点――

木子洋握着方向盘不时瞟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岳明辉,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一些事情,以前的,未来的,车窗外风景由别墅区到红灯区再到林间僻静的柏油路,最后停在闹市区附近的高中校门口。

穿着蓝白相间校服的少年抱着书包坐在公共长椅上小小的一团,见了他们赶紧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

“咚咚”

消了音的枪口狠抵在男人头上在漆黑的巷子里只发出很小几声闷响,还没来得及的惨叫被鲜血封在喉咙里,被踢倒在地便再没了动静。

“凡哥,都处理完了,就留了一个活口,回去让小鬼审,他手段多,保证能让那狗东西吐点有用的出来。”
――――

“你注意安全,把尸体拖到b区。”


挂掉电话卜凡换上一身浴袍躺在床上,这是普通居民区房间的床,192大个子睡在上面长手长脚一时舒展不开,只能任由小腿悬空在床尾。


闭眼就看见一双温柔的眸子,担忧的看着他。

那时岳明辉刚刚下班,在路上闻见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顺着就找到因为中枪失血体力不支在巷子休息的卜凡。

“这位先生,你的伤口再不处理会感染的。”

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睛太过于干净与真诚,挠是平时警惕性极强的卜凡也暂时放下了防备。不过就算岳明辉存了害他的心思也不能轻易达到目的,即使受了伤,卜凡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何况面对的还是一个O。


怕卜凡再遭到敌人攻击,岳明辉把人带到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身为李振洋多年好友,他自然知道上各类人的恩恩怨怨。

不过他并不想管这些,不论救的人是谁,何等身份,他眼里只单纯认为是作为一个医生该做的救死扶伤而已。

况且卜凡和李振洋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反而两个帮派经常做一些交易。

至于交易平等性,岳明辉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B区有个这么好看的人,以前怎么没见过。”

仿佛没感受到伸进血淋淋伤口取子弹的镊子一样,卜凡低沉的嗓音绕在岳明辉浅粉的耳尖。

岳明辉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动着镊子,生怕弄疼他,听见卜凡语气里的轻松与调侃,没好气的回了句,

“b区好看的人多了。”

然后又仔细动作起来,然后他感受到一双宽大的手掌轻轻捏了捏自己耳垂,刺激的岳明辉一个手抖,镊子不小心使劲往里面捅了一下。

“嘶――――”


俩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不过一个是疼得,一个是吓的。

“你又不是小孩子,给你清理伤口那么多话!”

“我夸你好看不行呐(▼皿▼#)”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那种好看,是我觉得好看的那种好看。

“不行,现在开始闭嘴,不然我不管你咯。”

嘴上说着不管,岳明辉手却没停过,力道较比之前轻柔了许多。

剩下时间里,卜凡都少开口,沉默的两人却没有让周围空气有丝毫凝固的感觉,反而有种意外的和谐。



卜岳 洋岳(得不到) 二

ABO   黑帮老大凡   黑帮老大洋  医生岳和他表弟灵超鹅
洋岳卜岳都有,这章主洋岳
这章主洋岳
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医药箱有些沉,岳明辉走不远几步便得停下调整一番,然而手上的外套也会不时往下松,顾了肩上又去顾手上,显的颇有些手忙脚乱。

而两边别墅区里的某一个窗前站立的人猛然看见这情景,原本一直塌着的嘴角忽然有了几分弧度

像被扔了糖的苦咖啡。

肆意弥漫着他的香甜

可爱,想日

看着依然埋头的白色背影马上就要走出自己视线,李振洋突然起了一抹坏心思,一个迅速的一百八十度大转身缭花了旁边助手的视线,等陆定昊回神,人已经没影了。

这边正盘算着一会给灵超买什么口味糖果的岳明辉,敏锐的听见前方巷口传来的越来越急的脚步声,立马警觉的四下看了看。

这里是洋洋的地盘,应该,应该……没人敢闹事吧,虽是这样想着,却止不住的心慌。

前面窜出一个浑身带血的人惊得岳明辉脚步一滞

“砰!”的一声枪响,那人伴随着几声痛呼倒在血泊里。

断气前一直满眼惊恐的望着深黑的巷口
凭借这个人小臂上那块特殊的刺青可以断定是李振洋手下的人。

这下再也冷静不了,垫了垫医药箱重量岳明辉当机立断把它扔下就猛回头往别墅里面跑,并痛悔自己为什么不把李振洋给自己防身的枪随身带着,这下倒好,不知道洋洋看见自己死在他的地界是什么心情。

李振洋扯着放肆的笑看着岳明辉飞快钻进花园灌木丛里,收起手枪正准备迈着长腿走过去安慰自家的受惊兔子。

手机忽然震了几下,本想直接挂掉,一看上面的备注,马上得瑟的按下接听键,盯着眼前的灌木丛等他开口。

恩,有进步,遇难第一时间能想到找我救。

然而他想错了,岳明辉并不是打电话求救的,他语气里听起来格外镇定

“洋洋,一会你去把灵超接到西城去,跟他说我出远门办事去了,B区别墅那块有人闹事,你一会叫几个人去处理一下,你别亲自去啊,很危险。”

岳明辉意识自己声线有些抖,怕李振洋听出什么,也怕引来刚刚杀人那家伙,很轻很温柔说了句再见便毫不犹豫挂掉了电话。

李振洋握着手机愣在那里,眼前层层叠叠的绿叶把自己心尖尖上那个人遮了个严实,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

岳明辉这个人,是该说的他傻呢,还是傻呢。

188大A情绪一个控制不住,信息素就以极快速度侵入周边的空气。

被熟悉的味道包围,岳明辉小心翼翼探出头来,上下扫了一遍确认这个李振洋是完好无损的才故作轻松开口“洋洋,你来啦。”

面前人绷着一张脸,表情却不是生气的样子,倒像极了一只受了委屈的大型猫科动物,想去抱抱他刚靠近又被浓烈的迷迭香味弄得头晕脑胀。

李大猫吸吸鼻子,上前一步把他抱进怀里,下巴在人颈窝狠蹭几下,责骂声随着灼热的呼吸灌进岳明辉耳朵里。

“岳明辉,你就是有病。”

??干嘛怼我?!

岳明辉刚想伸腿踹他一脚被滴进脖子的温热液体弄的一懵,手抚上李振洋的背轻轻拍着,

“哎哟,我顶天立地的洋大哥,好好的怎么掉起眼泪了,别哭啦,有什么就跟哥哥说说~”

“收起你这鬼语气,别把老子当灵超哄!”

埋在岳明辉不断泛栀子香气的脖颈处闷了半天的李振洋努力克制咬下去的冲动,恶狠狠冲他吼道,

“我才不要你这样傻的哥哥!”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是哥哥傻,哥哥错啦,洋洋不哭了好不好~”

怎么屡教不改呢,这人是听不懂人话是么!

李振洋一边乖乖被揉着头发安慰,一边气呼呼的想。



(洋岳 卜岳)得不到

黑帮老大凡     黑帮老大洋    医生岳以及他的表弟灵超鹅
ABO     卜岳    洋岳都有
不喜勿喷,欢迎提意见,好的坏的都听

“卜先生,好了。”

“这几天最好少下床活动,伤口千万别碰水啊。”

扎着小揪揪的年轻医生边絮絮叨叨的叮嘱边摘下沾了些许血污的白手套放在瓷盘里,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床上斜靠着的男人。即使是面对有着恶霸外形身上带的还是枪伤的卜凡岳明辉语气里也是充满了平时他对病人惯有的温柔于耐心。

卜凡盯着端住杯子白皙纤细的手出神一秒,然后故作艰难的动动肩,

“疼。”

无奈的岳明辉只好小心翼翼避开卜凡肩头的伤口轻轻扶着他背,把杯口抵在人唇边,稍微倾斜,再缓缓倒进去。

喉结滚动,一半因为灌进喉咙里的水,一半是因为近在咫尺的温热身子。

岳明辉一动,淡淡的栀子花香就扑在卜凡的鼻尖,小巧柔软还泛着粉色的指头时而不经意碰到男人桃心型的唇瓣,像小猫爪子,挠的人心怪痒的。

“好了,我得去学校接我弟,今天先这样吧,明天这个时候我来给你换药。”喂完水岳明辉便起身把桌上一堆东西收进随身医药箱,解开白大褂,拿起外套急匆匆出了门。

卜凡一言不发望着他高瘦的背影和因为较快的步伐上下晃动的小揪揪。

即使刚喝过水他还是觉得口渴的厉害。

罕见的发呆了一会,他才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通。

半小时不到小鬼徐圣恩提着枪风风火火踹开门,夸张的大嚷“老大我们来救你了!”

“少给老子演,就你们这不靠谱程度,今天上午要在场,咱帮一个上午得凉仨。”

卜凡瞧着没心没肺的两货气不打一处来,语气满满的恨铁不成钢,“妈的杂碎,挑老子发烧下手!”

小鬼这才看见屋子里零碎的血迹,心里顿时一惊,些许怒火窜上来,“不是,凡哥,你真伤了啊?!”

徐圣恩见状,脸上玩笑的表情也收了下去,“东城那些人是真不要命了?!”

“不,不是他们,东城区那伙怂人干不出这种事。”卜凡用指腹磨砂着围了自己一圈的纱布,逐渐的清晰思路忽然混进些有的没的,“我要在这待几天。”

小鬼徐圣恩闻言睁大眼睛,“你疯了!这里是B区李振洋的地盘,他可不是个怕事的,况且你还受着伤。”

“不怕事怎么了,总不会趁我伤着叫人半夜给我一枪吧。”

“呵,你要没受伤谁敢近你身,不趁对手虚弱之际赶紧出手弄死不然还等你养好伤再凑上来找虐?!”

小鬼一看他一脸相信人间有真情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凡哥你挨的枪子莫不是打进脑袋了!”

一旁徐圣恩见整个人散发着温柔/(划掉)和平时攻击性极强的大A气场完全不同的赤鬼帮老大卜凡,脑子里不禁飘进了一些荒唐的猜测,

“老大莫不是被B区哪个小妖精迷惑了双眼,这会在思春呢。”


第一次画这个,觉得好新鲜